玻璃逼仓闹剧

2016-08-11 10:18:12

8月10日,一份逼仓举报信震动了期货市场,受此影响玻璃期货FG1609合约放量高开低走,有走出头部的迹象。而远大物产高层殷某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远大物产并没有玻璃的持仓,更谈不上逼仓。”

实名举报人李直在举报信中指出:“玻璃市场多头建立的持仓总量远远超过市场可供应量的买单,把目前所有的交割库库容翻倍都没有盘面上这么多货。仓单数量也处于历史高位。”而其矛头直指远大物产,虽然他目前仍没有证据核实。

逼仓是指交易一方利用资金优势或仓单优势,主导市场行情向单边运动,导致另一方不断亏损,最终不得不斩仓的交易行为。

李直指出6月底,FG1609合约持仓量维持在20万手左右。该主力机构开始建立多头仓位。而玻璃现货市场进入传统淡季,而且受到全国发生了仅次于1998年的大暴雨灾害,而该主力机构开始逆势拉升,玻璃09合约自973低位6天开始拉升9%,现货市场是淡季加雨季,成交和价格惨淡,而这时大量产能开始复产,6月到7月复产生产线高达11条,总产能年化4020万重箱,而期货升水现货10%。基于巨大的基差及年化回报率,玻璃厂和部分现货贸易商建立了空头套保仓位。6月30日玻璃09逆势几天拉升后封住涨停价格1085,而按照全国均价武汉长利现货报价1010,套保客户被重套。进入7月,由于期现基差没有回归,巨量持仓仍不能有效减平。

李直认为,主力多头反复利用多个分仓大幅度上下秒杀制造大幅度震荡,继续诱空。而产业客户开始注册仓单。整个盘面这几天呈现出极度异常的情况,甚至在7月8日星期五,夜盘在外盘无异常情况和重要数据发布,内盘现货和生产线和其它商品均无异常的情况下,夜盘封跌停板。进入8月1日,多头主力在毫无消息和数据和现货引导下,白天低开下杀诱空,然后还是利用夜盘尾盘最近几分钟放量对倒封涨停板。最后就是连续拉高,到8月10日封死涨停,夜盘继续冲高。

数据显示,虽然临近9月交割,但是玻璃期货FG609合约8月9日收盘持仓量高达22万手,处于历史较高位置,8月10日持仓在举报信被传开后该品种持仓数出现大幅减仓现象,但是持仓量仍然高达16.8万手,即168万吨玻璃。(玻璃期货合约规定20吨/手,双边计算持仓)

从交割库的角度来看,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:“理论上玻璃期货交割库可以交割的极限容量是150万吨,然而这只是理论上的数值。一般第一轮的库容大概13万吨附近,超过各个厂库第一轮限额的厂库提申请扩大库容,只要交易所批准就可以扩大到150万吨~200万吨。实际上全国各种玻璃1年产量加在一起也就4千万吨左右。”

远大物产高层殷某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:“这个事情完全是捏造的,远大物产完全没有参与。”

记者也联系到了实名举报人李直,他再一次向记者表示,玻璃期货持仓量异常,期货价格大幅升水是他怀疑远大逼仓的主要依据。而重点怀疑玻璃的被逼仓则是因为,周一在螺纹钢、铁矿石都没有出现大幅波动,且玻璃大幅升水的情况下,却出现了涨停。

当得知远大物产并没有持仓的消息后,他说“我就像路边看到有人受伤,但不知道凶手是谁,于是选择了报警而已,希望证监会能够重视。”

而另一位市场人士则认为,由于今年上半年商品市场行情异常火爆,导致不少套保盘进入市场,这也是临近交割持仓量迟迟没有下降的原因之一,事实上螺纹钢、铁矿石、甲醇、动力煤等不少品种的主力合约仍然是近月合约。

而另一方面,进入交割月限仓门槛偏松也是导致这场误会的原因之一。根据交易所限仓规定,玻璃在自合约挂牌至交割月前一个月第15个日历日期间的交易日非期货公司会员及客户最大单边持仓限制在20000手。针对目前双边持仓16万的双边市场持仓,理论上只要目前的持仓规模只需要4个账户就能实现。